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不良资产处置和管理中的法律问题和建议
时间:2017-08-10 10:32:25
来源:网络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第一巡回法庭党组成员、主审法官、资深商事审判专家刘敏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法务总监、原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郭卫华做客深圳法治论坛,畅谈“不良资产管理和处置中的法律问题”。

(一)收购重组类业务重组收益标准问题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进行重组时,与债务人约定债务人应支付的重组收益(或重组宽限补偿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确定重组收益不是随意的,而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结合期限、信用等风险因素合理确定。发生纠纷诉至法院后,有些债务人抗辩说重组收益率过高、上浮后的重组收益属于违约金等。

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重组类业务是新兴业务,属于近年来的金融创新,法律没有规定重组收益的标准。在司法实践中,不同法院对此观点不一致,甚至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有的法院认为国家规定了利率市场化,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重组收益是结合市场风险等因素与债务人协商确定的,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有的法院认为应参照民间借贷的规定予以调整,还有的法院自由裁量重组收益率。

我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债务人协商确定的重组收益不违反法律规定,并且有法律依据,法院不应进行调整。

第一,中国人民银行规定了利率市场化。因此,金融机构可以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结合期限、信用等风险因素合理确定贷款利率。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重组收益率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结合期限、信用等风险因素与债务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合理确定的,不违反法律规定。

第二,中国人民银行规定逾期贷款可以加收利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三条的规定:逾期贷款(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日期还款的借款)罚息利率由现行按日万分之二点一计收利息,改为在借款合同载明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参考该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可以与债务人约定从逾期之日起上浮30%-50%计算债务重组收益。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贷规定》不适用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民间借贷规定》第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的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是中国银行业监督业管理委员会颁发《金融许可证》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具备从事金融业务的相关资质,重组收益和违约金不受民间借贷相关规定限制。

第四,重组收益等是债权人、债务人真实意思表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债务人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协议明确约定了债务人逾期后应支付上浮的重组收益和违约金及标准,债务人在签订合同时对此并没有提起异议,其违约后,应当按照约定支付全部重组收益及违约金。

(二)关于收购不良资产后变更诉讼或执行主体的问题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不良债权引发的案件诉讼和执行中,遇到部分法院不同意变更诉讼、执行主体等问题。比如,某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银行不良资产包后,针对包内一户银行正在诉讼的债权申请法院将资产管理变更为原告,但是法院拒绝变更,而是让银行撤诉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再行起诉。再比如,某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银行不良资产包后,针对包内一户银行正在诉讼的债权申请法院将资产管理变更为原告,但是法院拒绝变更,而是以银行将债权转让后不再是债权人为由裁定驳回了银行的起诉。上述问题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及后手受让人的不良影响。

上述问题对资产管理公司及后手受让人的不良影响包括:

第一,增加诉讼成本。原债权人撤诉或者法院裁定驳回原债权人的起诉,之后受让人再另行起诉,增加了受让人的诉讼成本。

第二,增加诉讼风险。首先,财产保全顺位可能轮候。原债权人进行了财产保全,在撤诉或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后,需要解除财产保全措施,如果保全财产存在其他轮候查封人,受让人起诉后进行财产保全,则顺位将在原轮候查封人之后;

其次,保全财产可能被处置。法院解除原保全措施后,财产所有人可能处分该财产。

第三,影响执行进展。受让人不能直接申请执行或变更执行主体,不但增加了工作量,也影响到执行进展和债权回收的速度。

第四,影响不良资产业务的发展,甚至影响到金融体系安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不良债权后,受让人如果不能变更为诉讼或者执行主体,势必影响潜在受让人竞拍、受让不良资产的积极性,进而降低不良资产转让价格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收益,增加不良资产业务的风险。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竞买不良资产是自负盈亏的行为,风险的增加将降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竞买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不良资产的积极性,甚至可能影响到金融体系的稳定。

实际上,最高法院针对诉讼和执行主体变更已经出具了司法解释,包括针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司法解释。例如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百四十九条规定:“在诉讼中,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转移的,不影响当事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人民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对受让人具有拘束力。受让人申请以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予准许。受让人申请替代当事人承担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准许;不予准许的,可以追加其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第二百五十条规定:“依照本解释第二百四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准许受让人替代当事人承担诉讼的,裁定变更当事人。变更当事人后,诉讼程序以受让人为当事人继续进行,原当事人应当退出诉讼。原当事人已经完成的诉讼行为对受让人具有拘束力”。

同时,针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也有特殊规定,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国有银行债权后,人民法院对于债权转让前原债权银行已经提起诉讼尚未审结的案件,可以根据原债权银行或者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申请将诉讼主体变更为受让债权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处置银行不良资产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处置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者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权转让协议和转让人或者受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或者执行主体”。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在(2009)执他字第1号《关于判决确定的金融不良债权多次转让人民法院能否裁定变更申请执行主体请示的答复》中认为:“执行规定第18条第一款的规定,包括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承受债权的人。依法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债权的受让人将债权再行转让给其他普通受让人的,执行法院可以依据上述规定,依债权转让协议以及受让人或者转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申请执行主体”。

因此我们认为,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及其后手受让人可以申请变更诉讼和执行主体,一旦申请,法院应进行变更。

(三)关于申请财产保全是否需要提供担保的问题
根据旧《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申请财产保全的,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债务人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可以不要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提供担保。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商业化业务案件诉讼过程中如申请财产保全,法院对是否需要提供担保的态度不一。

第一,对于商业化收购重组业务涉诉案件,部分法院接受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总部出具的担保函,部分法院接受分公司出具的担保函,个别法院要求分公司提供财产性担保。

第二,对于商业化不良资产包涉诉案件,部分法院认可分公司出具的担保函;部分法院要求分公司提供等额的金钱担保或者实物担保;部分法院可以不提供担保。

除了民诉法的规定,近两年,部分高级法院或中级法院与时俱进,对财产保全担保进行了规范,例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财产保全工作的规定》规定,申请人或担保人系社会公众普遍认知的特大型企业或者有足够资产的金融机构的,经审查并认可后,该申请人或者担保人可以本企业的信用作担保。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财产保全担保审查管理办法》规定:银行、保险公司、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及其他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申请财产保全的,可以自己的资信作为担保。

《重庆高院关于财产保全担保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规定,与对方当事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明确的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持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授予的金融业务许可证的金融机构,在申请财产保全时可以免于提供担保。

我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诉讼追偿债权案件,虽然有些项目交易结构复杂,但是债权债务关系相对简单,即根据相关合同很容易得出债务人需要偿还欠款的结论,因此,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完全可以不要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提供担保。如果法院要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提供担保,根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资产实力完全可以提供信用担保。

(四)关于收购重组业务中的抵押权登记问题
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收购重组业务在开展过程中,重组债权如有抵质押物,各地抵押登记政策差异较大,部分地区政策不符合国家现行法律规定或立法精神,不支持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或其分支机构办理抵押登记,严重阻碍该项业务健康发展。

目前我们在抵押方面存在的问题主要问题有:

第一,登记机关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抵押权登记的主体资格质疑。部分地区登记机关以不懂、未办理过、不了解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业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不具有贷款资质等为理由,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或其分支机构抵押权登记的主体资格不予认可,拒绝办理相关抵押登记手续。例如,辽宁多地登记机关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营业执照上的经营范围中不含贷款业务,故不能作为债权人办理抵押登记。

我们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持有中国银监会颁发的《金融许可证》,系依法开展金融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物权法》《担保法》等法律法规均未对抵押权登记的权利主体类型做出限定,登记机关理应依法认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抵押权登记主体资格。

第二,关于债务重组协议等能否作为主合同登记的问题。部分地区登记机关以办理抵押登记的主债权合同应是借款合同为由,不接受不良资产收购重组业务中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或还款协议作为抵押担保的主合同,不予办理抵押登记。例如,黑龙江、山东多地登记机关不同意以不良资产收购重组业务的债务重组协议或还款协议为主合同办理抵押登记。

我们认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展不良资产收购重组业务符合《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展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业务管理办法》的规定,《物权法》《担保法》《房屋登记办法》《土地登记办法》《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均未对抵押登记的主债权合同类型做出限定,部分地区登记机关认为债务重组协议或还款协议不能作为抵押登记主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

第三,关于抵押权变更登记的问题。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原金融机构不良债权进行重组后,因原债权要素已发生变化,故应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实践中,部分地区登记机关不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或者不能依据债务重组协议直接办理变更抵押登记,需要先对原抵押登记解押,然后再新设抵押登记,或者需要先办理转移登记,将债权人变更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再对债权金额、主债权期限等要素办理变更登记。此外,对于不良债权收购重组项目展期的情形,项目原有的抵押担保措施是否仍然有效,是否必须办理变更登记,因相关法规未有明确规定,各地作法不一。

我们认为,抵押权变更登记是《房屋登记办法》《土地登记办法》《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法规明确规定的登记类型,登记机关先办理转移登记再办理变更登记的作法将程序复杂化,拒不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或者先解押后新设抵押登记的作法更是缺乏法律依据,原抵押权解押和抵押权新设期间有空档期,存在抵押物被其他债权人查封的法律风险,严重影响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债权安全。

第四,关于在建工程抵押的问题。在建工程提供抵押是较为现实的担保方式。但是部分地区登记机关以《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为由不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办理在建工程抵押登记。登记机关认为,根据《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1997年建设部令第56号发布、2001年8月修订)第三条第五款规定,“在建工程抵押,是指抵押人为取得在建工程继续建造资金的贷款,以其合法方式取得的土地使用权连同在建工程的投入资产,以不转移占有的方式抵押给贷款银行作为偿还贷款履行担保的行为”,故在建工程的抵押权人只能是贷款银行、借款必须用于该工程建设,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并非银行,项目款项未用于在建工程建设,因此不能办理在建工程抵押登记。

我们认为,首先,关于在建工程抵押权人的主体资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在建工程抵押规定与上位法是否冲突问题的答复》([2012]行他字第8号)明确规定:“在建工程属于《担保法》规定的可以抵押的财产范围。法律对在建工程抵押权人的范围没有作出限制性规定。”可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在建工程抵押权人主体资格并无法律障碍。其次,关于项目款项用途,所有权人以其在建工程进行抵押的行为是其所有权权能之一,应属合法有效。《物权法》《担保法》《房屋登记办法》《土地登记办法》《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并未限制不良资产收购重组业务办理抵押登记,《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关于贷款用于后续工程建设的规定仅是针对银行抵押贷款的专门规定,不能因此限制其他金融业务办理在建工程抵押。

对上述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抵押登记相关问题,我想提四点建议:

一是进一步明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抵押权登记主体资格,即明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办理抵押权登记时享有与银行一致的同等权利,以政策文件形式明确认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抵押权登记主体资格。

二是落实《物权法》《担保法》等法律规定,以政策文件形式进一步明确抵押登记机关认可以债务重组协议或还款协议等作为主协议,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重组金融机构或非金融企业不良债权办理抵押权登记。

三是落实《房屋登记办法》《土地登记办法》《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的规定,进一步明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重组金融机构不良债权后,或者不良资产收购重组项目展期后,可以直接申请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无需先办理原抵押权的解押手续。

四是修订《城市房地产抵押管理办法》关于在建工程抵押的定义,或以政策文件的形式明确在建工程可以为银行或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合法债权提供担保,且不再限制融资款项必须用于在建工程建设。

结束语:

“为什么在不良资产处置与管理方面,法律显得如此重要?我认为:不良资产属于非正常履约状态下的资产,基于这类资产的特殊性,在传统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我们遵循的法律依据多为监管部门制定的特殊政策,传统不良资产处置回收超过四分之一依靠诉讼实现,且涉不良资产诉讼是我国民商事诉讼案件中最为疑难和复杂的类型之一,法律凸显了其重要作用。在大资管背景下,不良资产处置与投资的机遇伴随着新的法律挑战,如风险项目化解、问题企业重组,以及不良资产处置交易结构的创新,这些都离不开法律人的思考和实践。可以说,不良资产处置领域是发挥我们法律人价值的一片蓝海,等待我们去发现、去探索。”
不良资产最新资讯
推荐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