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5种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大盘点
时间:2017-07-20 05:23:20
来源:特资所
为了将不良贷款移出资产负债表,焦头烂额的银行求诸资产证券化,或国企、央企等接盘者;借款企业则利用规则漏洞,千方百计通过虚假的租赁合同、迂回重组等方式逃债;地方政府手中也有融资平台、地方AMC等资源利用;“互联网+”处置模式也有O2O平台可合作。

在央企、国企大规模合并重组的国资改革背景下,为了避免“被合并”,许多央企、国企都有并购资产以“做大盘子”的需求,眼下的不良资产正是一顿性价比极高的盛宴。

庞大的银行不良资产正在催生新的市场

中国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1%,创近七年新高;不良贷款余额接近1.5万亿元,这是继1999年银行剥离1.4万亿不良资产后,又一个超万亿的“大包袱”。

中国商业银行按照风险程度将贷款划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其中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意味着借款人很可能无法足额偿还借款。

在不良资产接收端,是一门垄断的生意——10户以上的不良贷款只能批量剥离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四大AMC”),以及目前各地成立的29家省级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地方AMC”)。

但与庞大的不良资产规模相比,被垄断的处置渠道已无法满足银行的需求,再加上当前监管层对于银行借通道“假出表”的打击,更加剧了银行不良处置压力。曾经一度形同虚设的资产保全部门如今俨然各大银行的热门岗位,“压力大不大”也成了行业间的问候语。

1不良资产证券化

目前发行的两单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还远远没有市场化,其原因有两个:一是难以定价;二是银行清收能力不强。

2016年初,国务院批准6家商业银行500亿元的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额度。5月,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中国银行和招商银行分别发行了3.01亿元的“中誉2016年第一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和2.33亿元的“和萃2016年第一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中行、招行小试牛刀后,农行即将发行的30亿不良资产ABS,意味着不良资产ABS正式归来。

长期以来,由于不良资产接收端被四大AMC和地方AMC垄断,银行在出售不良资产时往往很被动,贱卖优质资产的情况时常发生。重启不良资产ABS,是银行重新掌握主动权的一个方式。

此外,不良资产最终还得清收后才能变现,但受制于体制等因素,银行的清收处置能力并不强。

目前已有不少民资AMC,在通过四大AMC或地方AMC拿不良资产包以及处置的过程中,将不良资产标的包装成类似于不良资产证券化式的理财产品,面向大众发行。目前已有机构在试水这种途径,通过私募的方式发行基金产品,募资用于购买特定的不良资产包,基金收益是处置不良资产包后获得的利润分成。

2真假重组

在不同的经济背景下,本轮的不良资产处置与上一轮有很大不同。在1999年上一轮不良资产高峰期,土地、房地产等抵押物资产很容易处置变现,但现在大部分二三线城市房地产过剩,资产处置的折扣很低,因此并购重组成为当前不良资产处置的主流模式。

张纳新经历过第一轮不良资产处置高峰,他认为,本轮周期对不良资产的精细化运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山东来看,上一轮不良资产的源头以国企为主,重组有很多政策限制,但这一轮出问题的更多是民企,本身重组的欲望很强烈,同时也可以借助资本市场,重组的退出渠道畅通。”

还有一种“出表重组”,是通过重组将问题贷款移出银行资产负债表外,这种方式之下,存在大量企业逃废债的情况。

企业通过种种方式“赖账”,会迫使银行降低贷款评级,比如一个企业在各大银行负债共计3000万,但目前资产只值1500万,资不抵债成为不良贷款。后通过上述种种方式,使银行将其列入“难清收的不良资产”,如果此时一家企业站出来,愿意以1500万之内的价格收购银行的债权,再把抵押的房产、土地全部转过来,成立一家跟原公司一模一样的新公司,在技术上,这算是一种“出表重组”。

这种重组与真正意义上的重组不同在于,银行债权价值被人为制造的风险因素压低。

3移花接木

一种是债务直接平移,其接盘者一般是(拟)上市公司,如新三板上市公司,它们正在为登上创业板、中小板努力,希望吃进不良资产来扩张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比如一家企业以一处价值6000万的物业作为抵押,向银行贷了1个亿,现在企业经营出问题还不上贷款,这种情况下,银行把6000万债权平移给上市公司,由上市公司和风险企业完成抵押物交接。

第二种方式是银行提供变相补贴,由实力强劲的国企或上市公司接盘。

这种情况下,可以找一家实力强劲的国企以八折价格买断不良资产,但作为补偿,银行再给购买债权的企业授信8000万低息贷款,还可以做无限展期。对银行来说,在不良资产出表的同时,把风险客户换成了无风险客户。

4左手倒右手

作为“地方政府的孩子”,地方投融资平台和地方AMC赚钱的目标永远是摆在第二位的,首要目标是帮助政府解决地方债务危机。

与上述相对市场化的不良资产挪移相比,还有一种地方政府主导下的,行政指令下的不良资产乾坤大挪移,多发生在同一地区的地方国企、城商行系统与地方融资平台之间。

由地方投融资平台持有不良资产,也延缓了地方债务风险。如果企业一直经营不善,平台就把企业的抵押资产,比如土地或者物业接过来抵债。

而在面对非本地的股份制银行时,地方AMC又成了地方政府有力的帮手。为了加大银行不良资产处置,2012年,财政部、银监会则联合为地方AMC颁发了准生证,允许它们从事省内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的批量收购与处置。从2012年开闸到现在,已有29家省级资产管理公司相继组建。

而在与四大AMC竞争时,地方AMC的一大优势就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在浙江、广东等第一批地方AMC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它们从银行收购的不良资产包,很多都是政府或者政府平台参股的企业。

5围绕变现

在“互联网+”技术对各大领域升级再造的大背景下,多家互联网企业挺进不良资产处置领域。

据特资所创始人兼CEO唐伟先生介绍,特资所打造的交易O2O服务模式不但适用于一般的不良资产,也适用于任何因过度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而导致价格被显著低估的实物资产。

交易O2O服务的模式的创新之处就在于,以实现资产成交为核心,线上线下深度融合。

线上:依托互联网技术,以大数据开发应用为支撑,集成海量资产数据,构建特殊资产垂直搜索体系;线下:整合律所、评估、拍卖、二手房、二手车等专业机构,为买家提供全流程专业交易服务,订制个性化交易解决方案。完全重塑了传统不良资产处置的轨道,实现了债权的真实消亡,从而让特殊资产能够真正被处置使资产变现。
不良资产最新资讯
推荐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