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银行风控杂谈
时间:2017-07-13 01:56:30
来源:商行与投行
作者 / 沈来雁
来源 / 商行与投行

今天讨论的问题的可大可小,大的涉及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整个风控制度和体系,小的涉及具体的项目风险偏好。本文更偏向于从资产业务的具体的点管中窥豹,不立求完备。

商业银行风控模式、风险偏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复杂,可能缘于:

1.经济政治环境复杂,企业好坏可能顷刻间发生质的变化,纵千亿万亿资产级的企业也许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乐视可能几年前是香饽饽,现在各银行恐避之不及。

2.非标业务繁荣、业务交易结构复杂、增信措施变化多样。传统贷款不过流贷、基建房地产等项目贷款,风控模式基本类同,各家都差不多。然而现在,投行同业等各类齐发,信托计划、资管计划及有限合伙等通道多层嵌套;除法定的抵质押、保证等增信手段,有了结构化、差额补足、远期回购等非典型性增信方式。

3.银行与信托、证券等其他金融机构,甚至与非金融机构等的“竞争与合作”。不同金融机构之间既有差异化的竞争也有相互学习的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控手段也相互借鉴。有的时候会发现,无论金融机构的风控负责人什么背景都会被骂,如果银行背景的会被骂传统思维,是证券、投资等背景的也会被骂不懂业务。这从另一方面证明,现在业务的要求和难度大幅提高。

1
银行需要选择什么样的风控

筛选分析以下几个问题,大家的看法呢?

第一还款来源重要还是第二还款来源重要

当然对第一还款来源、第二还款来源不同金融机构甚至不同从业人员的理解可能会有所不同。基本可以这样来理解:

第一还款来源是与产品本身特性最直接的还款现金流,例如流贷是企业销售收入,房开贷是房产销售回款,经营性物业贷是物业租金,PPP项目是公众付费或政府付费的收入,政府购买服务是采购方支付的政府购买服务款,并购贷款或并购基金是被并购标的本身产生的现金流,资产证券化是基础资产的现金流……

第二还款来源是除第一还款来源的种种,如抵质押、保证、回购、差额补足等,还有各种项目融资的企业其他经营业务的现金流,甚至企业自身资产的处置等不一而足。
大家认为只有信贷、类信贷业务才有第一还款来源、第二还款来源的问题吗?其实非也,这甚至可以扩展到所有股权、债权类业务。如PE业务,退出方式毫无疑问是上市退出最好,上市后股票抛售获利所得是第一还款来源,而大股东对赌回购基本是PE的常见重要还款来源,股权投资业务也有第一还款来源及第二还款来源问题。

第一还款来源更重要吗?

在我们的一般观念中,毫无疑问第一还款非常重要,但是第一还款来源就真的那么靠谱吗?我们见过几单流动资产贷款是靠真正的销售收入还款的,地方政府融资有几单是靠我们说的那些还款现金流还款的,并购贷款/并购基金有几单是被并购标的产生的现金流还款的。

第一还款来源很多时候也是伪命题,如果第一还款来源有那么靠谱的话,何有银行抽贷一说?

第二还款来源更重要吗?

反过来,第二还款似乎更看的见、摸的着,更容易直观判断。有好的抵质押物、有的信用评级高的主体连带责任保证或回购、有融资主体的自身实力强大、有政府信用的隐性兜底。

然而第二还款来源是企业过度融资、重复融资的根源。因为信用好、担保好,拼命放,争着放。为什么地方政府债务这么高,就是看准地方政府不会违约,有多少项目是重要融资的,有多少是虚假融资的。

第一还款还是第二还款重要呢?从监管角度来说,更偏向要求金融机构看重第一还款来源,然而银行不是监管机构,要吃饭的,最终企业无论从哪还的钱,能还钱是最重要的。

企业主体信用重要还是项目本身重要?

关于这个问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房地产融资,是更看重融资主体信用,要全国排名多少强,还是更看重房地产项目的地理位置?

也许你会说,那当然两者都强最好了,主体也好项目地理位置也好。问题是市场上不是只有你一家金融机构,有时就涉及两者的权衡和选择。如果二者只能选其一,你会选哪一个呢?选哪一个都有道理,选哪一个都可能没道理,但这是你的风控模式和风险偏好。

再例如,并购贷款/基金项目,你是更看重被并购标的前景,还是更看重并购主体的实力呢?如果只有择其一呢,或者只能偏向一方呢?

是允许审批人见客户好还是不允许好呢

单就有的银行等金融机构,可能这不是一个选择性的问题,因为制度就规定是审批人可见必须见还是不可见不必见。但从金融机构制度层面的确存在着是允许见还是不允许见的选择问题。

允许审批人见客户好?

做业务或接触业务多的人都会明显感觉到,你看再多的材料,可能都不如与客户访谈一下看的准确。虽然商投君不做审批,但明显感觉到亲见访谈和实地尽调的重要性。

然而允许见吧,又带来另外的问题,如权钱交易、不客观、片面等问题。而且也存在分工不明的问题。我们常说风险控制有多道防线,客户经理是第一道防线,审批员是第二道防线,客户尽调是客户经理的责任,亲见访谈和实地尽调是客户经理必须做到位的。而审批员要发挥第二道防线的作用,就不能越位去第一道防线的事。

我们经常看到的审批员对客户经理提供的材料的各种质疑,实际是第二道防线对第一道防线的质疑。

不允许审批人见客户好?

有些银行是完全禁止审批员见客户的,这也是有道理的。审批员基于客户经理提供的材料做书面评审,同时假设客户经理提供的材料是真实的。客户经理需要对材料的真实性负完全责任。不仅真正强化审批员第二道防线的角色作用和专业能力,也能提高审批效率。

然而这也有其他的问题,客户经理未发挥好第一道防线的作用,甚至提供虚假材料或片面性材料,审批员不相信客户经理。当然还有就是前面提到的,从审批员角度来说,也确实存在着看再多材料不如亲眼一见的问题。

是信用风险更重要还是合规风险更重要

有人可能会说,这不是个问题,两者都必须做到。但是现实往往复杂,如果只能偏向一方呢?你会如何选择?

信用风险更重要?

信用风险的确是最根本的,信用风险出现问题说明就是一单失败的项目。

但是最近有因房地产项目、政府融资项目受银监处罚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并没有出问题,贷款也完全能得到偿还,可是又怎么样呢?此时受处罚的个人和单位会说,我如果只能择其一,我宁愿选择损失也不想被监管机构处罚。

合规风险更重要?

合规无疑是重要的,很多金融机构可能还将合规性的审查置于风险审批之前。
然而如果所有项目都要求完全合规,你还有业务好做吗?银监说流动资产贷款额度要按照公式测算,你做到了吗?银监要求资金用途完全合规合规,你又做到了吗?

可以说,合规问题无处不在,如果完全要求符合,可能就真的丧失了市场竞争地位了。你又会如何选择呢?

信用风险有本质问题,合规风险有概率及收益问题,哪个更重要呢?

风控是标准化好还是个性化判断好

有时我们会陷入风控是标准化还是个性化的两难中。

标准化,无疑有利于基层业务的推广和审批效率的提升,特别是基层客户经理业务经验不足和审批人能力欠缺的情况。缺点是一把尺子量到底,被误伤的概率很高,而且无法获取超额报酬。既想标准化,又想获取超额报酬,不是傻子就是流氓,市场是很公平的。
个性化,就是每一单具体判断,不设太多硬性标准和条条框框。对整个业务链条上的人的能力和专业性要求很高,最重要的易获取超额报酬。当然缺点是人为因素可能大。

2
银行风控选择不得不考虑的标准

通过上面的分析,会发现好像选择什么都可能对,又都可能错,那就随便选好了。非也,具体到实际情况,有时就有对,就有错。

1
金融机构的自身禀赋和特点

国有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及农商行等不同银行金融机构,及信托、证券、私募机构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及类金融机构等,他们本身的资源禀赋和特点,就决定了某些风控只能选择某一种,国有行有国有行的选择,股份行有股份行的选择,信托有信托的选择等。
很多风控人员有时会下意识模糊认识此问题,没有明白自己所处金融机构本身的地位、禀赋和角色标签,简单选择其他金融机构的“选择”,可能会出大问题。

2
融资成本直接影响资产业务的风控选择

比如基准下浮、基准、基准上浮5-10%、基准30%甚至8-9%,10%以上,18以上等,看起来这些融资成本是个数字,实则就决定了不同的客户类型,也决定了不同金融机构的定位,也决定了产品模式的选择等等。

国有行可能会主攻PPP项目的项目贷款,而股份行可能会主攻PPP项目的资本金融资;银行可能会选择那些看起来不会有任何风险的业务,而信托却可能会选择别人看起来可能有风险但我认为没有风险的业务;银行可能会选择那些合规性强的业务,而其他金融机构可能会选择不那么合规那信用风险可控的项目。

3
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
不同时期选择可能会大相径庭,如在当前监管超紧形势下,可能合规风险的高度会上升。所有也要以变化和周期的视野去看待风控的选择,不要拘泥于历史经验和惯性。

4
正常报酬看标准化,超额报酬看个性化
相对来说,大银行、传统业务等标准化会多些,而股份行等其他金融机构、投行等新型业务个性化要多些。还是那句话,市场是很公平的。

5
弱化关系营销的作用
有人会说,这不是前台业务拓展人员的事情吗?其实不是,关系营销的弱化、市场的透明公开竞争,这些直接影响风控的选择。这要求风控不能定一些客户只有你一家银行才会同意的条件。
不良资产最新资讯
推荐资产